鬼故事之明华高中灵异事件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系露珠下架。随着飞机降落的瞬间,楚焰殇看到夕阳落下时发出残余的光芒。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系露珠下架

随着飞机降落的瞬间,楚焰殇看到夕阳落下时发出残余的光芒。

终于回来了,她如释重负般的喘了口气。飞机落地后许久,她没有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直到空中小姐温和的上来催促。5岁起,父母就因意外撒手人寰,小焰殇便与姑妈一起生活,父母的样子已经从她的脑海中退去,幸运的是姑妈给她的童年留下了温暖的回忆。

焰殇忘不了15岁那年的秋天,姑妈告诉自己有重要事情要办,便与彦和的叔公匆匆离开去了四川,谁都没料到这一走竟是永别,半年后,彦家四叔公独自回乡。那是的她才上中学。

18岁的时候她从彦家四叔公那里知道自己驱魔的使命,自从接过经历无数春秋的楚家至高法器龙灵赦到20岁之间,楚焰殇收服了无数的冤魂厉鬼,龙灵赦所积聚的能量也越来越来强,目前她已经是灵异界最炙手可热的除魔人。

这次从澳洲回国是受了朋友所托来调查明华高中的灵异事件。

机场出口,她看到前来接自己的彦和,黑色的风衣,黑色的墨镜映衬着他皙白的脸孔,在有了记忆后这个男人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这是他们家族的使命。从秦朝开始彦家就成了楚家的唯一守护家族,几百年来,他们恪守着自己祖辈的承诺,对楚家不离不弃,这多少对失去亲人的焰殇有了一丝安慰,毕竟自己不是孤单的。

见到楚焰殇,彦和很自然的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放到车内,五年了,当初她离开的时候仅是一个高中毕了业的女生,现在从她坚定的眼神,洒脱的姿态来看,已经从飞蛾蜕变成蝶,一举一动都绽放着魅力。

“彦和,明华高中是什么情况?”一上车,焰殇就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来。

“从二年前开始,这所学校的男生宿舍里每一个月就会有人莫名的死亡,到现在被害者已经有25人,这些死者的死因不明,但从警方尸检的结论看来,说的明白点就是被吓死的,警方一直找不到凶犯,所以这个案子至今无法结束。”

“只限于男生宿舍吗?”

“嗯!学校里的男生都很害怕,家里有办法的都让自己的孩子转到其他学校了,只剩下一些家境贫困的男生。”

“那学校里的女生呢,她们不怕吗?”

“据学校的女生讲,她们常在夜里看到模糊的人影,穿着红色的衣服,飘浮在半空,起初她们很害怕,但是那女鬼似乎没有想害她们的意思,又因为明华高中的升学率一直位居榜首,所以也就装做看不见。”

焰殇不再问话,此时车子行驶路过明华高中,焰殇看向窗外的校舍,此时正值冬季,学校周围的树木已经落尽了叶子,干枯的的枝桠冲着天空的方向,上面落面了乌鸦,在寒风中发出凄凉的声音,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做为驱魔人,焰殇强烈的感应到这所院校周围的怨气。“这里一定发生过不为人知的事情,否则阴气不会如此之重。”她略带伤感的说,转头向彦和看去,“这次回来有什么样的安排?”“警方已经安排你做为转校生到这所学校卧底,明天就去报到,而我会在这里当一名见习的老师,这次的任务除了校内主要领导以外没有旁人知道,想必他们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下的决心,毕竟没人想对外宣称校内有鬼的事实!好了,情况就先介绍的这,你今天才回来不要把心思全铺在这上面,我带你回家,叔公很想念你!”

彦和发动车子,半个小时后来到了一幢位于山里的大宅,这便是彦和的家,是一座四合院式仿古的民房,门口有两个石狮子。

穿过繁杂的门廊来到宅子最里面的院落,这便是彦和四叔公彦晟煜住的地方彦晟煜是楚焰殇姑妈的守护者,自焰殇的姑妈去世后,彦晟煜便收留了她,并指定了自己的侄子彦和为她的守护者,在这世上,彦晟煜和彦和是楚焰殇最亲的人。

一进院门楚焰殇就四处喊,“晟煜,我是焰殇,我回来了!”。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貌似三十来岁的男人,“晟煜!”。楚焰殇掩饰不是内心的激动,“四叔公!”彦和在后面毕恭毕敬的叫着面前的人。“小丫头,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没大没小的,好歹也应尊称我一声叔公!”彦晟煜面带笑容的看着站在面前的这名女子,几年的光景楚焰殇已经由一个黄毛丫头蜕变成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了,那模样几乎与楚青殉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想到青殉,彦晟煜的笑容渐渐隐去了,已经8年了,漫长的岁月非但没有抹去他的记忆反而使她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曾几何时,他希望永远的守护着她,即使他清楚她不可能回应自己的爱,但是他依然无怨无悔的爱着她,但是就在8年前,为了超渡一个千年的恶灵,楚青殉为了救自己被而异世地狱中的怨灵拖了下去,在魂飞魄散前才坦白了对严晟煜的感情,但却已是阴阳两隔。“晟煜,你在想什么呢?”焰殇一蹦一蹦的来到他身旁。“哦,没什么,快进来吧,来看看我给你准备的最新的符咒。”于是三个人在彦晟煜的房里呆了一下午。

两个人急忙来到男生宿舍,不知何故,整幢楼在晚上看起来如封闭的坟墓一般,给人沉闷的感觉,楚焰殇感觉到四周有冤灵围绕,楚焰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符,一上扬,那符呼的一下发出暗蓝的火光,“是幽冥刹焰,鬼界上乘法术,中者在一周之内化成腐尸。彦和,你退开!”楚焰殇走上前去,口中念出咒语“天罡正气,佛法长存,开!”咒语一出,一团金色的光环罩住二人,“进去吧。”两人来到男宿一楼,楼道内阴风阵阵,夹杂着一丝悲鸣“呜,呜,呜,为什么他不来见我。”阴阳罗盘在疯狂的转动,楚焰殇无法辨别那冤灵的方位,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声惊叫“啊~~~~~!”“快,三层。”刚刚步入三层,楚焰殇便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蹲在地上,她前面横躺着一个男生,那红衣女子用手轻轻抚过那男孩的面庞,浅声哼唱着,“滚滚红尘转头空,天悠悠,地悠悠,苍茫红尘何处找寻,情悠悠,恨悠悠!”那歌声甚是凄凉。“你在找谁?”楚焰殇问道,随着声音红衣女子抬起头,那是一张清秀惨白的脸孔,幽幽的开口说道:“找他!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在这里沉睡后又苏醒,为什么他不在这里?”“你是谁?”楚焰殇问她,“我是谁,是谁啊?”那红衣女子飘浮在半空,好似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想了想,然后说“梦梦,他一直都这么叫我!”楚焰殇转头看了看彦和,“这里死了这么多人,是不是你害的!”那女鬼闻言一呆,“呵呵,他们都该死啊,不是吗,我在这儿里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好寂寞啊,他们可以来陪我啊,你看!”那女鬼一挥衣袖,立刻身旁出现了许多影影绰绰的身影,“我的同伴越多,找到他的希望就越大啊,他,也要来陪我,呵呵呵呵”说着,那女鬼往躺在地上的男生靠过去,“不可以!天令神龙,浩然正气,驱邪!”只见得楚焰殇身后腾起一条银色巨龙,这是楚家的驱魔法器龙灵赦所召唤出来的神兽,用于对付厉鬼和妖物,那条银龙发出一声巨吼,直朝女鬼扑去,“幽冥刹焰,着!”那女鬼挥起衣袖,一瞬间四周散出无数暗蓝色的火光直逼神龙,“吼~~~~~~!”那龙一张口吐出一团圣火与其抵抗,“不行,这样神龙会消耗太多元气的!”楚焰殇双手合十,嘴里低低念咒“凡天下污秽之气、冤魂厉鬼,速速离去,般若波罗密,开!”楚焰殇中指一弹,一道如剑气般的白色直逼女鬼,“啊~~~~~~~!”那女鬼惨叫一声,周围的鬼焰立刻化为烟雾,“神龙归位!”。烟火渐渐散去,那女鬼匐在地上,“你们是灭不掉我的,哈哈哈哈~~~~~~~!”渐渐的隐去了身影。彦和拿出阴阳罗盘想测出方位,楚焰殇制止了他。“先救人吧!”楚焰殇拿出正阳丹给那男生服下,不多时,那男生惨白的脸上逐渐有了血色,楚焰殇拿了两道灵符,分别是忘忧符和金刚护体,利用道术将两道灵符打入那男生体内。“唉,白白损失了两道灵符,他这辈子怕是再也不会遇到鬼魅了!好啦,我们先走吧!”收拾妥当,楚焰殇拉着彦和快步走出男宿,然后用驱鬼阵在男宿周围布下结界,今晚可以平安度过了!与彦和分别时,楚焰殇将自己用道术处理过的护身符赠给彦和,“如果遇到什么不测,只要握住符在心底轻唤我的名字,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及时现身!”

回到宿舍楚焰殇立刻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在她对床的凌萱面呈痛苦的状态,枕巾已经被汗水湿透,嘴里不断呓语“不要,好热,救命!”是离魂梦魇,鬼界上乘法术,如果不及时从梦里唤醒她,恐怕明早会在宿舍里出现一具干尸。楚焰殇上床打座,口中念到“凝息归元,万物皆空,闭!”咒语念出后,楚焰殇顺利进入了凌萱的梦境。

凌萱的梦境是一片血红的赤焰炼狱,四周散发着令人沉闷窒息的血腥气味,街道和楼宇被笼罩在一片红雾当中。不妙,凌萱的梦境已经被鬼控制了,楚焰殇沿着街道一直向前,很快的来到一片空地上,不能说是空地,应该说是一片坟场,招魂幡诡异的竖立着,坟场中央有一棵枯萎的古槐树,凌萱正被绑在这棵树上,气息微若。楚焰殇低头瞄了她一眼,只见凌萱的双唇已经因失去水份而略发干涩,身上披的一件白衣已经被汗水浸湿,整个躯体已经略带尸气。楚焰殇有些急了,大喊着“凌萱,清醒一些,这一切都是梦,你要醒过来,只是梦啊!凌萱!”半昏迷中的凌萱抬起头,她看不清眼前的人,但觉得声音很熟悉,她用微弱声音对眼前的人说,“我好难过,就算是梦可感觉却很真实啊”“凌萱,有时候我们做梦就觉得是真实的,你相信我,这只是一场噩梦,告诉自己要醒来,只有靠自己才能救得了你,想一些高兴的事情吧,要不就唱你喜欢的歌,不要被打倒啊!”“唱我喜欢的歌,想高兴的事!?”凌萱低着头深思着,记忆渐渐的回到了她的脑海里,现实世界中的朋友,曾经发生过的快乐的事情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她露出了笑容,但却显得诡异,正在楚焰殇疑惑之际,猛的从凌萱脑门正中发出一道闪光直刺向楚焰殇,“不好,她想把我困在意识界。”楚焰殇大惊,就在她认为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从胸前发出一道金光,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现实世界里,天已经蒙蒙亮,正在床上打坐的楚焰殇魂归本体,她的额前渗出密密的汗渍,刚才好险,差一点就被困在意识界里面,好像是从胸口发出的一道金光,是什么呢?她检查的胸前的佩饰,发现自小带的金锁背后有着楚家最高的护身阵法图,原来是这个发出的金光自己才可以全身而退,一切释然,她走上前去看了看在梦中的凌萱,还好,身上的汗正在冷却,已经不再发热。

天亮后,几个女生全然不知发生过什么。楚焰殇叫住正要去上课的凌萱,“凌萱,我给你的护身符还在不在?”“在啊,我一直都——不好,昨天我洗完澡后把它放到抽屉里了,怎么了?”楚焰殇将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大家,听完后,凌萱的脸色刹白,“怪不得我昨天晚上的梦那么恐怖,而且还梦到了你,而且我居然还要杀你。”几个女生很害怕,吓得直嚷着要退学。“你们不要怕,只要随身带着我给你的的符就没事了,即使洗澡的时候也不要摘下来,我想这种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楚姐姐,你有什么计划吗?”“是的,我知道这周未是学校的校庆,每年学校的这个日子都会去城东的礼堂开联谊会,而且是在下午将当天全部的课程结束以后,一般回校的时间已经将近午夜了,我打算利用这个时机来和这女鬼做个了断,所以今天麻烦你们替我请假,我要回家一趟。”“你走了,这个校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个我已经考虑过了,我走之前会用玄阳咒在男宿周围布下结界,有了这个阵法加上男生身上本身的阳气是可以抵挡这个鬼的,而且在这个阵法的力量消失之前我会回来的,所以不用担心。”安抚好几个女孩子,楚焰殇叫了彦和一起回家找四叔公商量,希望彦晟煜可以推算出这个鬼的怨念到底有多深。

回到家时已经将近中午了,彦家的宅子很大,除了一名老仆外,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濒临死亡的老人,彦晟煜每天的工作就是要照顾他们,在有老人去世以后还要为他们诵经超渡。

好像知道他们要回来似的,老远的,楚焰殇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四叔公正微笑的看着他们,“丫头,当学生的滋味幸福吧!”“你还说,都快把我累死了!晟煜,你是不是已经算到我们回来的目的了!”严晟煜点点头“跟我来吧!”彦家大宅中最深处,是严晟煜用来观星象算吉凶的地方。“晟煜,你布了七星八卦阵!”刚一进院门,楚焰殇就惊呼。“好厉害,不愧是楚家法力最强的驱魔师!”严晟煜赞叹道。七星八卦阵是天上七星的位置与太极八卦中最阴柔的位置相结合形成的阵法,是用来观古今算祸福的,但可以操纵这个阵法的人已经很少了,曾经楚焰殇以为这个阵法已经失传了。

屋里依然是古色古香的,桌上的蜡烛发出淡淡的黄晕,忽明忽暗的照着整个房间,楚焰殇眼尖的发现靠近角落里,有一扇关闭的门,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一间屋子。“晟煜,那里面是什么?我要看一下!”楚焰殇边说边要拧开门锁“不可以!”严晟煜飞奔过来,一把推开她,楚焰殇被这力道推得差点摔了个跟头,还好被彦和一把扶住“好嘛,不看就不看,你干嘛推人家啊!”“焰殇,今天你既然发现了这个门,那你就记住我的话,你一定不能进入到这个门里,否则,一切都将不同了!”楚焰殇看着晟煜,她从未见过他如此惊恐,好像门里面关着的是一个可怕的灾难。“好了,我们不要再去考虑这门了,焰殇,你忘了你是来做什么的了吗?”彦和出面打破僵局,焰殇索兴也不再追究,只是感觉闷闷的,“晟煜,学校里发生的事情,我基本已经了解了,那鬼生前叫梦洁,她好像在等什么人,使得死后留恋人间变成怨灵,这次回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是应该将她打入异世炼狱不得超生,还是将她超渡?”“所谓怨灵乃是生前心中存有怨气死后得不到解脱所至,这类鬼的本性并没有那么恶劣,我这里有地藏无极阵法,是用来超渡害过人的怨魂厉鬼的,你拿去吧!”“谢谢了,晟煜,我就知道你有办法!好啦,今天算没有白来,走了彦和,我们去看看那些老人们!”临出门时,楚焰殇又看看了那扇隐蔽的在黑暗中的门。

彦家老人院在东边的小四合院里,几乎每次回来楚焰殇都会为这些老人们带一些礼物,并驱散围绕在他们周围的一些阴气,但这仅仅可以使这些老人不被怨灵侵扰,并不能延续他们的寿命。

晚饭过后,楚焰殇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又想到那扇隐蔽的门,为什么晟煜会如此紧张,难道门里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不成?还有,为什么晟煜会在院里布下七星八卦阵,在道术上这个阵法不只是测吉凶,如果使用者心存不轨,也是可以用来积聚怨气来修炼御尸术的,晟煜到底想做什么呢?楚焰殇躺在床上辗转了半宿才渐渐入睡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里,她处在一片浓雾中,有个女人的声音一直在不停的说“一定要阻止他,不能让他再错下去了,焰殇,一定要阻止……”“你是谁啊,我要阻止谁啊,你出来啊!”焰殇慌乱的朝四周的雾气喊着,她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温暖的像是自己认识一样“焰殇,一定要阻止他!”声音渐渐远去,楚焰殇陷入白色的恐惧当中,隐约间,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前方,她向追去,那身影渐渐变得清晰,“你是谁啊!”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转过头,楚焰殇看到了一位她最熟悉的人,彦晟煜!“晟煜!”

猛的,楚焰殇从奇怪的梦里转醒过来,刺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处照射在她的脸上,看了墙上的时钟,已经十一点钟了,楚焰殇翻身起床,坐在床上开始回味那个奇怪的梦,这是个预示吗?她想着。刚洗漱完毕,彦和来敲她的房门,是来叫她一起去吃午饭的。“昨晚睡得好吗?”彦和关心的问道“还算不错吧!”楚焰殇回应着,继而开口说“彦和,你还记得那扇门吗?”“当然,怎么会忘呢,说真的,我也是头一次看到那扇门,在彦家,我和四叔公之间的年龄最相近,他只比我大8岁,只不过辈份比我高罢了,我记得以前经常去他的房里玩,但从未记得有过那扇门,自从和你姑妈过世之后,四叔公就再也没有让我进过他的屋子,现在想起来也许他是不希望我发现那扇门吧!”“那门里一定有古怪!”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随后,楚焰殇讲了她昨晚的梦,听完后,彦和神色凝重的对楚焰殇说,我昨晚做了同样的梦!楚焰殇看向他,“很可惜,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的话,我一定要弄清楚这里到底是怎么了!现在最主要的是解决学校里的事!”

吃过午饭后,他们向彦晟煜告别。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了,他们先去了男宿,果然玄阳咒布下的结界已经开使溃散,大量的阴气不断的涌进来,楚焰殇收了法阵。

两个人刚出了宿舍,就看到校保卫处的小许跑来找他们,“彦老师,这两天有个老人来找你,说是一定要见你!”彦和点点头,“一起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收获!”

晚风很是清冷,夕阳的余光透过干枯的枝桠细碎的散在林荫路上,令人觉得萧涩凄凉!校务室,有一个神采飞扬的老人站在那里,虽然满头花白的头发,但依然掩盖不出本身散发出来的威严和气魄。

“我听说你们在调查这所学校里的灵异事件,所以就来了!”老人一见到他们就直奔主题,丝毫不避讳。“这么说,您知道这个鬼是谁了?”楚焰殇问。老人沉默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如果按照传说中的穿着红色的长裙的话,应该是她没错了,他叫梦洁,是明华高中第二十三届的学生!”。老人的眼里闪着泪光。

“那您是哪位?”彦和问道

老人摇摇头,显得很痛苦说“一个罪孽深重的人,一个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就应该死去的人,我叫许皓然,也是这场冤孽的始作俑者!”接着,老人开始讲述了他与许梦洁之间的恩怨。

原来在那个年代,许皓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的公子,在明华高中任教员,一次校庆的时候认识了梦洁。当时的梦洁只是个高三的学生,家境虽然清贫,却不失尊严。在学校刚成立学生独立自持学校事务的组织后,她凭着稳重、机智赢得了主席的职位,与她直接接触的就是许皓然,因为年纪相近,两个人在工作中十分默契,为学校的建设和规划提出了不少的建议,逐渐的两人的关系从师生转变为了恋人。

在当时的年代里,人们的思想还很封建,许家门当户对的关念很深,死活不允许家境清贫的梦洁与自己的儿子相好,但许家放出话来,如果梦洁同意做小倒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但是两个人偏偏受了西方先进的思想影响,绝不服从家里的安排,于是在一个清冷的月夜两个人偷偷私奔,此举激怒了在当地有影响力的许家,许家老爷派出壮丁四处去搜寻他们,但一直无果,此后便三番五次的为难梦洁的家人,加重地租,苛扣工钱,在梦洁与许皓然私奔后的第二年,这个地方又遇到了严重的饥荒,许老爷开仓放粮却独独不给梦洁的家人一点口粮,饥荒过后,梦家的人被发现饿死在自己的家里。

五年后,梦洁怀着身孕随许皓然归乡了,对家里发生的变故并不知情,他们没有回许家,默默的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房靠着自己的力量维持着生计,说起来到也过得幸福。但好景不长,这件事不知怎的被许家老爷知道了,在梦洁即将临盆之际,派了人来强行将许皓然带回许家,那一晚月色凄凉,那一带的邻居都听到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生离死别般的哭喊,人们只清晰的记得一句话,就是那个男人被带走时留下的“梦梦,在这里等我回来。”整整折腾到了半夜才平息了下来,第二天早上好心邻居打算去安慰梦洁的时候,却发现梦洁已经冰冷的尸体,那可怜的还未出生的胎儿也随之去了,她至死都没有闭上双眼,人们看出从她眼中流露出的恨意。好心的人们为她买了口薄棺草草殓葬,并通知了许家人,但许皓然一直就没有再出现。

打那儿以后这里就开始不太平,人们常常听见一名女子的哭泣声和婴儿的啼哭声,还有人在梦洁家门口看到一红色的身影,一年之内参与那次劫人行动的许家家丁一个个都暴毙,有人说他们全部是被梦洁的怨魂所杀,许家老爷在第二年身染重病,请了许多大夫来看都没有结果,据说最后遇到了一个道家,那道人也是碰巧路过此地,对许老爷的病体做了观察,一直摇头只说:“你的冤虽然深,但这里不是你久留之地,还是快去投胎转世,再续前缘吧!”许家人听到此觉得那道人话中有话,便上前询问,那道人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讲了,说这是许老爷的劫数,已经无解,他逆天破坏了一桩好姻缘,如今也应为此付出代价。随后他又说,那女鬼怨念深重,几乎是背负了几个人的怨念,恐怕日后会惹出事端,所以就好人做到底将她降服。他在许家的人带领下来到梦洁的坟前,打开棺木,取了梦洁一块头骨施法,并用符咒将棺木封起。临走的时候看着许老爷说,我该做的都做了,前世的债今生已经还完,我只能保佑你的家人不再受这女鬼的骚扰,至于你我实在无能为力,你保重吧。”果然,那道士走后的许家再也没有出任何事情,三个月后,许家老爷就过世了。

这就是全部的故事了。“那您当年究竟为什么不去找梦洁呢?”楚焰殇问。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直到去年我才想起来这些事。当年我被迫回到家里后就被囚禁在房里,我一直以绝食来抗议家里,有一个多星期,后来家父见我不服输,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一个术士给我下了忘情咒,将我与梦洁之间的事从我的记忆里清除,就这样又晕晕沉沉的过了一年,等我痊愈了之后,已经记不得梦洁,这些年我就这样一直独身一人的过来,虽然我不记得梦洁,但心里一直留有一个空位,我觉得我已经永远的失去了某些东西,想到这些,我都会没理由的心痛,直到去年我大病了一场后才想起这些事情,想来是我对不起她了。”

楚焰殇眼里显过一丝阴霾,“您找我想必是希望我能帮她吧!”老人点点头,“我只是个凡人,不知道如何去帮助一个鬼,楚小姐,你是行家帮她解脱吧,就算将我的命拿去也行啊!”楚焰殇看着老人,看到他眼底的痛楚,就算记忆消失了,但爱情仍然留了下来,这对情侣只因世俗的偏见便阴阳相隔,想来到也是值得同情的。

将近午夜,彦和与楚焰殇才将老人送回学校招待所内住下。拜别了老人后,楚焰殇对彦和说老人的阳寿已经不长了。彦和惊讶她怎么会知道,楚焰殇说,被下过忘情咒的人一旦想起曾经的人和事,那么亦是他即将离去的时候,因为这个咒是无法破解的,只有在临死前的几天内才会因阳气骤减而自行破败,而且她刚才观察了老人的面相,已经呈现了死灰色。“我想,我们没有时间了,后天校庆的晚上我们再会会这只鬼!”

回到宿舍,同屋的几个女生显得很开心,她们叽哩刮啦的说了一大堆这几天学校里的事情,还好,没有恶鬼伤人的事件发生。楚焰殇环看了宿舍周围,贴在门窗上的符已经发出暗黑的光晕,楚焰殇拿出新的换上并请出一尊玉佛放在一进门的地方。“楚姐姐,这是?”蔚然有些好奇,“没什么,用来镇宅的。”楚焰殇说得很平静,几天不在,这里的阴气已经很浓了,不过有了自己的玉佛应该可以平安渡过!这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焰殇被一阵铃声吵醒,学校里有规定,学生每天早晨7:00准时出操,出操内容无非也就是跑步做操之类,焰殇来她们从宿舍出来时,操场上已经聚集了大部分的学生了。楚家驱魔师自接受使命以后,就被其守护家族的长者启开灵眼封印,对周围的鬼魅看得清清楚楚,焰殇环视了操场,发现有几个黑影在操场边的树林中晃荡,看到焰殇后刷得一声消失了。楚焰殇冷笑一声朝树林深处走去。

学校的这片密林是建校初期种下的,现在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原来这里是情侣们幽会的场所,但近几年,校内冤魂不断,密林深处成了阴魂们等待猎物的场所,他们抓住误入林子的学生们吸取他们的阳气来延长在人间逗留的时间。楚焰殇走在碎石铺成的小路上,冷风从她耳边呼啸而过,在树林深入的一棵古槐前,楚焰殇停下了脚步,从散着阴气的根部看来,这里就是阴魂栖息的老巢。周围渐渐暗了下来,不一会儿四周如幕布般漆黑“想用鬼打墙来困住我?”楚焰殇一伸手,龙灵杖已然在握,她警惕的看着周围!

“同学,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楚焰殇一回身,身后多了一个白衣白裤的男子,那男子眼光深隧,冲焰殇展开了这世界上最迷人的笑容,“同学,这里不太平,来我这里吧!”他向她伸出了双手。焰殇往后退了两步警惕的问:“你是谁?”“同学,不要怕,我是学生会的主席,刚刚看到你往树林这里来了,我不放心,所以就追了过来!”“哦,那还多亏了学长呢!”楚焰殇向他走过去,虽然表面放松了警惕,但她还是没有忽略那男子眼底闪显的诡异色彩!楚焰殇在离他不到五米的距离处停下,“怎么了?”“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楚焰殇不紧不慢的说,“什么问题啊?”“我记得学生会主席好像是不住宿的,又怎会在晨操时刻出现?孽杖,还不现回原形!”那男子眉头一皱“又是一个难搞的主!”一边说,他脸上的皮肤混着血肉一块块的往下掉,不一会双眼就从眼眶中脱落,里面肆意的爬行着蛆虫,身上的肌肤也随着他的脚步一层层的脱落,转眼间,那个英俊的少年就变了一具会行走的骷髅,周围布满了血腥的味道!“啧啧,你还真是恶心!”楚焰殇掏出符咒,“乾坤无极,烈火焚尸,退!”只见那骷髅周围燃起熊熊烈火,烧得他发出凄厉的叫声。刹时间,阴风四气,从树根的底部窜出数道黑影,绕着焰殇不停的转圈,“你们这群邪魔恶灵,我楚焰殇今天定要为枉死的学生报仇!”“哈哈哈,枉死的学生?”那被火烧的骷髅发出一声长笑,“我们何尝不是枉死,二十多年了,如果我还活着,现在一定会有所作为而不是在这里化为一抹黄土,哼,我死了,也不让其他的人好过。看到了吧,这些就是我弄死来陪我的人,呵呵,他们出去寻找猎物供我吸食,如果我被你打得魂飞魄散,这些被我夺了七魄的阴魂也会不得超生!”楚焰殇眉头一皱,刚刚本想放他一马,但经他这样一说,她打消了这一念头“是吗?我们楚家还没有遇过棘手的问题呢?”一边说一边打开工具箱取出工具,“就让你尝尝楚家独门密制的移魂夺魄!”楚焰殇将手中法器高举,“天道轮回,地藏无极,移魂夺魄速显神威!收!”只见几道白光从火的正中飞入到手中法器内“啊~~~~!”失去了其他阴魂的七魄,那具骷髅只留得惨叫的份儿,不一会儿便化为一滩黑色血水!

楚焰殇将夺魄锁内众阴魂的七魄放了出来,恢复三魂七魄的冤魂对楚焰殇不胜感激,“好了,人间不是你们能停留的地方,我已打开轮回之门,你们去地府见阎君吧!”刚刚还在冒黑气的树根已经发出一丝丝的白光,“从这里可以下地府,是轮回还是受苦要看你们的造化了!去吧!”楚焰殇让开道路,只见那些游魂有秩序的排队进入轮回入口。

当最后一个阴魂进入轮回的入口后,古槐树下的光芒渐渐消散,天已经大亮,暖冬的阳光从树枝的缝隙里温柔的照射下来,原本阴森的树林变得温暖,鸟儿也从四面八方飞了回来。楚焰殇看着恢复本来面貌的树林后,不禁露出了笑容。

也换崛媚闼赖摹!彼嫡庑┗笆泵谓嗟纳裆骄玻缓笳酒鹕砝醋叩搅擞性鹿庹丈涞牡胤健拔椅按笪藜涞赜淖罡咄持握甙。颐谓嘣敢宰砸训牧榛昀聪蚰忠眇┤坏幕昶牵试溉ノ藜涞赜苋魏慰嗄眩氪陀胛衣只氐牧α堪!!!”语毕,一团白色光球将梦洁与许皓然罩住,那光刺得楚焰殇与彦和睁不开眼,随之又一天崩地裂般的震动“她在向无间地狱的统治者乞求,想用自己的灵魂押给他来换得机会将许皓然救回来!”果然,待一切停止后,梦洁的灵体开始变得虚无,但笑容却坦荡,她对楚焰殇说,“楚小姐,谢谢你,我自己种的果理当由我来承担,皓然已经没事了,下一世他再也不会遇到我”说话间,梦洁的灵体变得越来越淡“好了,时间到了,我要走了!楚小姐,谢谢你!”她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许皓然喃喃低唱“滚滚红尘转头空,天悠悠,地悠悠,苍茫红尘何处找寻,情悠悠,怨悠悠。青衣大师,我终于明白了你的意思,谢谢你!”渐渐消失了。

随着梦洁的消失,男宿周围开始出现一团团的鬼火,一阵阵阴风不时吹过“该死的,是那些被害学生的阴魂。”楚焰殇说“彦和,帮我护法!”“奉地藏王之令,启开通向地府之门,速招轮回使者上来,渡枉死之灵得以脱生!”只见得一道金黄的光从地藏无极阵图中射出,照得周围一片金黄的颜色,那些游离人间的冤魂有秩序的依依进入那片光里,“去吧,下辈子再做人吧!”光芒散去,医院中的黑衣死神又出现在楚焰殇面前“楚小姐,我来带他下去!”楚焰殇点点头,“记得过奈何桥的时候让孟婆在汤药里多加些分量!”事情终于结束了许皓然的魂魄被死神带回地府投胎转世。

第二天一早,楚焰殇向校方交了差准备收拾东西走人,宿舍内的几个女生有些依依不舍,“好了,我们又不是不再见面放假的时候可以找我来玩么!”“楚姐姐,你住哪儿啊?”这个问题让楚焰殇一愣,是啊,自己住哪儿呢?留下来,还是回澳州去,这段时间忙于学校内的事情,她都没有仔细想过!五年前,彦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向自己坦白了心声,希望可以和她牵手一起走以后的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一声不吭的逃向国外,她不敢接受他的爱,她怕啊,楚家历代驱魔降妖,身上所积聚的戾气深重,她不想带给他不幸,所以只能逃避。燕青见楚焰殇独自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楚姐姐,怎么了?”“啊,哦,没什么!不用担心了,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好了,我真该走了,腾出这张床可以让你们放那些零七八碎的玩意了!再见了!”楚焰殇潇洒的甩甩头,走出宿舍!

彦和的车正在校门口处等她。他接过她手中的行李放到后备箱中,两人上了车。“焰殇,这里的事情结束了,你是不是又要回澳州了?”彦和没有急着发动车子,静静的问她。楚焰殇看着他,许久,回过神来“彦和,你知道的,我的去与留完全取决于你,这么多年了,你依然执着于我吗?”“焰殇,我不相信命运的,我不相信!”“由得你不信的,我姑妈和你四叔公之间已经很明白,我不能让你重蹈覆辙,我……”楚焰殇话未说完,就被彦和吻住了,这一举动令楚焰殇整个人都傻掉了,任由彦和的唇舌在自己口中肆虐。许久之后彦和放开她,楚焰殇眼眶里充满了大滴的泪水,彦和轻轻的抚去,“焰殇,我很久以前就想这样做了。”“你在逼我回去吗?”楚焰殇面无表情的说。“焰殇,我们为什么不向命运做一次挑战呢,我们相爱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我不信什么驱魔族的诅咒,我只相信人定胜天,焰殇,请你信我一次,好不好!”“彦和,这么多年我一人在国外,真的好累,我最惦记的人就是你了,我也很想有个依靠,可我不能害你啊!楚家世代驱鬼降妖,所积聚的戾气连我都没有把握可以降服得了,若不是有龙灵赦护体,我死上千百次也都有富余!”楚焰殇说得认命。“唉,好吧,我不逼你,虽然现在让你接受我是困难,但让你回家应该不是那么难吧!”彦和看着她然后说“你、我还有四叔公都一样,我除了叔公以外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咱们三个在一起生活才是完整的家啊,为了这个理由,请你留下来,好吗?”楚焰殇沉思片刻然后点点头!

是啊,留下来的理由太多了,国外的生活除了工作就只剩下思念,思念家里的一切,思念彦和,还有15岁那年姑妈的死也太突然了,彦晟煜对那些的事只字不提,还有这次回来发现的那道神秘的门,究竟有什么事儿是自己不知道的呢,留下来吧,留下来才是完整的家